在香港“反送中”事件持续五个月之际,十一月十一日香港民众发起“三罢”(罢工、罢市、罢课)运动,以悼念在“反送中”活动中死亡的科技大学学生。不料,香港警察至少以三发实弹射向民众,至少有两名示威者受伤,其中一名腹部中枪倒地。事发后,逾百名街坊与上班民众闻讯到场围观,群众指责警方是“杀人犯”。此事引发国际关注,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正以“严重关切”的态度关注着香港局势。

此外,近日一名香港少女在警署拘禁中遭警察轮奸致怀孕,在伊莉莎白医院接受堕胎手术,爆料者表示自己已被恐吓噤声。少女通过律师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警察泄露案件资料,意图抹黑她,并表示会允许法医从堕胎手术后的胎儿身上,取得DNA样本以辨别至少一名施暴者。

对于身处自由世界的多数人而言,上述场景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而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的读者,对于香港警察的荒谬作为应当不陌生。一位最近才从中国大陆逃出来的原大陆公安刑侦大队长尹辉(音译),他从观察港警擒拿抗议者时使用的技法后明确表示:“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说,香港所报导出来的这些恶警、黑警,应该都是大陆的武警、陆军和特警参与实施的行为”。近期香港出现许多抗争者离奇自杀事件,包括跳楼、在海中溺死等事件频传,如果尹辉所言为真,难怪民众质疑是警方酷刑后的“弃尸”,即所谓“被自杀”。

警察应当是人民的保姆、正义的化身,济弱扶倾,保护善民,怎么反而公然沦为杀人与性侵的罪犯呢?如果回顾二十年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就不难理解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针对上亿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迫害。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三原则,在其指令和授意下,专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非法指挥全国公检法各级人员实施迫害。据不完全的统计显示,至少四千三百多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残酷迫害。

其结果是,中国各地酷刑泛滥,虐死不负刑责,阴招百出。这些毫无人性的肉体折磨,惨烈程度逾越“满清十大酷刑”,直逼描述地狱景象的古书“幽冥游记”所记载,令人不胜骇异。中共警察历来针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暴力迫害,包括电棍、手铐、脚镣、背铐;地牢、水牢、大粪池、死人床、坐铁椅子、坐老虎凳;上绳、铁钉钉指甲缝、用钳子拔指甲;从鼻腔灌食、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炎夏在太阳下曝晒;不让大小便;性虐待、把妇女关入男牢、强迫怀孕妇女流产、强奸;关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电针等,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售牟利并焚尸灭迹。

本文地址:http://www.slcsport.com/xiazhuang/dadiku/201912/314.html